哲学世界观在理想信念教育的作用

哲学世界观在理想信念教育的作用   摘要: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共产主义理念信念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精神维度,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内在要求。新…

哲学世界观在理想信念教育的作用

 

摘要: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共产主义理念信念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精神维度,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内在要求。新时代深化理想信念教育,厘清当前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建设中的模糊认识和错误倾向,不仅需要科学理论的指导和引领,而且需要在哲学世界观上有正确、清醒的思想自觉。树立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就要自觉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以彻底的态度坚持辩证唯物主义,把改造客观世界与改造主观世界统一起来,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

关键词:哲学世界观;辩证唯物主义;理想信念;共产主义

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凝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共识,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是新时代理想信念教育的重要使命,离不开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的支撑。坚定理想信念是事关马克思主义政党、社会主义国家的精神力量和前途命运的根本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理想信念的确立,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而不是一时的冲动,光有朴素的感情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深厚的理论信仰作支撑,否则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发生动摇。”[1]新时代深化理想信念教育,厘清当前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建设领域中的模糊认识和错误倾向,不仅要有科学理论的指导和引领,而且需要在哲学世界观上有正确、清醒的思想自觉。

一、哲学世界观是理想信念的“压舱石”

理想之所以需要持之以恒的信念,是因为它对现实的超越和对未来的洞悉。只有科学的哲学世界观的思想基石,才是这种坚定精神力量的可靠根基。“坚定的理想信念,必须建立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理解之上,建立在对历史规律的深刻把握之上。”[2](P70 )首先,哲学世界观是理想信念的理论前提。理想作为人类特有的精神现象,是在人的观念中确立的、与奋斗目标相联系的、有实现可能性的想象;信念是对理论的真理性和实践行为正确性的内在确信,是以目的、动机的形式与人的情感、意志相结合,并贯穿实践活动始终的稳定的观念;理论对理想信念的形成具有决定作用。[3](P83-84 )理想信念不仅建立在对世界客观真理性的认识基础上,而且集中体现出人在改造世界过程中具有的意识能动性和真理客观性的价值旨趣。其次,哲学世界观是理想信念的“理论武器”。人们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活动中形成的对整个世界,包括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活动的总的观点和根本看法的世界观,受社会发展阶段、时代潮流、技术发展水平、生活环境、认知结构和认知能力等诸多主客观条件的影响,有时会表现出较大的个体差异和群体差异。人们在生产生活实践中通过自身的感性经验和不同程度的理性认知,对外部自然界、社会历史和人的精神自发产生、自然形成的看法和一定的观点,形成初步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一般具有无目的生成的自发性、感性认知居多的直观性和内容杂多无序的零散性等特点,是人对自身与世界关系的最初的看法。哲学世界观是在这种初步的、朴素的、自然的世界观基础上,经由哲学理论加工整理后形成的系统化理论化的世界观。哲学世界观追求对世界的客观认识和对理想的价值追求,是客观性和价值性的辩证统一,是认识世界和认识自我、改造世界和改造自我的思想武器。哲学世界观的客观现实性和对真理的价值追求在根本上是与理想信念的价值旨趣相一致的。离开了哲学世界观坚实的理论基础,理想信念只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再次,哲学世界观规定着理想信念的基本属性。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里透彻指出:“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4](P229 )为进一步深化对唯心主义哲学世界观的认识,恩格斯指明了哲学基本问题的第二个方面,“我们关于我们周围世界的思想对这个世界本身的关系是怎样的?我们的思维能不能认识现实世界?我们能不能在我们关于现实世界的表象和概念中正确地反映现实”[5](P231 ),即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问题。对哲学基本问题的认识,是世界客观真理性的理论基础。哲学基本问题包含着内在的逻辑理路:世界在本原意义上的统一性决定世界在认识论意义上的可知性,进而决定世界在价值层面的客观真理性。世界物质统一性原理是辩证唯物主义最基本、最核心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石。质言之,哲学基本问题不仅是厘清各种哲学理论的基本坐标,也是把握理想信念根本属性的理论基石。

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对理想信念的“硬核”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在我们党员、干部队伍中,信仰缺失是一个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在一些人那里,有的以批评和嘲讽马克思主义为‘时尚’、为噱头;有的精神空虚,认为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幻想;‘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有的信念动摇,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在国外,给自己‘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有的心为物役,信奉金钱至上、名利至上、享乐至上,心里没有任何敬畏,行为没有任何底线”[6](P61 )。毋庸置疑,在哲学世界观认识层面的淡漠甚至不自知,是导致上述问题出现的重要因素。首先,以“现实的人”增强理想信念的主体自觉。人的生存和发展最直接的遭遇是利益冲突,故而利益冲突往往是个人在坚持理想信念中遇到的最直接的挑战。共产主义理想信念、集体主义价值原则是不是对个体利益的无视?“经济人”“政治人”“道德人”是不是对人的社会存在的本真状态的科学概括?上述问题在哲学世界观层面呈现出的是对理想信念的人的主体自觉。人是什么?离开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的指导,在自发世界观或者唯心史观中,对人的理解必然是碎片化、抽象化的。马克思看到了资本主义人的本质的异化,经验的而非真实的人。“可以根据意识、宗教或随便别的什么来区别人和动物。一当人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即迈出由他们的肉体组织所决定的这一步的时候,人本身就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人们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同时间接地生产着自己的物质生活本身。”[7](P519 )也正是在此意义上,马克思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利益冲突的前提是利益主体的确立。马克思主义认为,历史活动的主体是“现实的人”,是不断推动社会发展的人民,而非单个存在的、直观意义上“现存”的经验的个人。“现实”总是不断发展变化着的,“现存”则是僵化和一成不变的。因而,现实的人也必将是不断适应社会历史发展要求、推动变革、面向未来的人,而不是固守既得利益、自私狭隘的利己主义的人。“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8](P502 )“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9](P519 ),而问题的关键是人的活动和发展,是人的能动性的发挥、对规律的认识和把握、对主体性的自觉。其次,社会实践增强理想信念的行动自觉。随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蓬勃发展,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实践的概念可谓深入人心。然而,厘清哲学世界观层面的实践范畴,需要走出当前实践实用主义的误区。实践作为主客观统一的重要环节,具有天然的自发性和功利性,因而在哲学世界观层面,理论和实践是有机统一的哲学范畴。实践离不开理论的指导,自发或是经验性的实践只是简单的量的重复,无法实现质的飞越;理论创新发展的成果需要实践的检验,并在与实践的良性互动中不断发挥指导和引领作用。这一过程中,实践不断突破自身的经验直观,自发性和功利性,获得了理论具有的普遍必然性。也是在这个意义上,列宁说:“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仅具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具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10](P183 )离开了理论指导的实践便极易滑入实用主义的误区。实践目的的客观必然性是首要特征。这就需要在具有客观必然性、革命的、人民大众的实践活动中去把握实践范畴的真谛,在规律性、真理性的认识中领悟实践检验真理标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的统一,而不纠结于生活世界中个人利益的得失。“如果要去探究那些隐藏在――自觉地或不自觉地,而且往往是不自觉地――历史人物的动机背后并且构成历史的真正的最后动力的动力,那么问题涉及的,与其说是个别人物,即使是非常杰出理论前沿的人物的动机,不如说是使广大群众、使整个整个的民族,并且在每一民族中间又是使整个整个阶级行动起来的动机;而且也不是短暂的爆发和转瞬即逝的火光,而是持久的、引起重大历史变迁的行动。”[11](P255-256 )只有能够促使整个民族或阶级持久行动的目的,才能探查到历史必然性的奥秘,找到得以通达历史客观规律的阶梯;进而,也才能跳出个人生活经验中“饮食男女”“商贾货殖”“成败英雄”等的实践实用主义的局限。“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12](P311 )倘若割裂了理论和实践的有机统一,形成将自发性的实践凌驾于理论之上、视其为天然正当的社会心态,就会在根本上排斥先进理论、先进政党的指导。正如列宁所强调的:“对工人运动自发性的任何崇拜,对‘自觉因素’的作用即社会民主党的作用的任何轻视,完全不管轻视者自己愿意与否,都是加强资产阶级思想体系对工人的影响。”[13](P325 )再次,共产主义是理想信念的价值自觉。毫无疑问,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仅靠有限的经验事实是不行也不够的,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核心问题是如何看待其客观真理性。共产主义理想是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为依托,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建立在对社会历史发展客观规律的认识和把握之上的科学的社会理想,客观真理性是其本质属性。这一属性,是共产主义理想在有限的经验现实中得以确立的关键。正如科学和价值是辩证统一的,共产主义理想的客观真理性体现出的正是科学性和价值性的辩证统一。西方哲学在对客观必然性的否定中,推演出现象和本质的对立,进而表现为科学和价值的二元分化,在根本上排斥本质、规律和整体性。我国的科学研究,尤其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受改革开放以来西方学科体系和学术规范的影响,片面推崇“科学”的价值中立,很大程度上只将在现象和经验范围可“证伪”的确认为“科学”。真理的本质属性是客观性,虽然真理因其对人们需要的满足而产生价值性,但价值真理只是客观真理的派生。正如所有的真理都具有客观性,而不是所有的真理都具有价值性一样。如果仅仅将价值尺度作为真理的标准,有用即真理,就会扭曲了真理的本性。正因为如此,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强调的:“道德、宗教、形而上学和其他意识形态……它们没有历史,没有发展,而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的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14](P525 )

三、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

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自我革新、自我创造,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保持政治定力,坚持实干兴邦,始终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世界历史使命正是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必然结论和具体运用。树立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就要自觉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首先,以彻底的态度坚持辩证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本质,是唯物论和辩证法的有机统一,是唯物论和辩证法在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领域的全覆盖,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辩证唯物主义的彻底性突出地体现在唯物论和辩证法在人类社会历史领域的创造性运用,即历史唯物主义。人类社会历史的物质性,根源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物质性。生产力首先反映出的是人与自然的物质交换关系,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是在物质生产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人利用自身自然与外部自然进行物质交换,在将社会物质与自然物质的融通中实现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统一。于是,生产中的社会物质与自然物质的统一,最终将唯物主义彻底地贯彻到社会生活领域。着重理解好马克思主义实践观中的唯物主义,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重要环节。世界物质统一性原理是辩证唯物主义最基本、最核心的观点,是全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石。对这一观点的遵循,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一切从客观实际出发,而不是从主观愿望出发。从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出发,科学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当代中国最大的客观实际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种实际,并非固定的、固化的、静止的现实,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既要看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没有变,也要看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每个阶段呈现出来的新特点新情况新趋势。我国社会生产力、综合国力、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了历史性跨越,随着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这就需要我们“准确把握我国不同发展阶段的新变化新特点,使主观世界更好符合客观实际,按照实际决定工作方针,这是我们必须牢牢记住的工作方法”[15](P33-34 )。其次,把改造客观世界与改造主观世界统一起来。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人民群众在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不断提升、主人翁意识不断增强的同时,关心和参与政治活动的热情日益高涨。作为思想基础的哲学世界观在政治参与,尤其是政治认同方面的重要作用也日益凸显。共产主义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目标,关注个体的生存发展状况,重视个人的社会历史价值。但如果对个人价值的追求不能置于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中审视,不能在社会与个人发展的辩证关系中准确定位,而是片面追求独立个体的所谓“去中心”的人格独立、精神自由,片面追求物质利益的满足,就会陷入个人主义的困境。这在根本上是与社会的政治发展要求背道而驰的,就更谈不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对共产主义社会理想的政治认同了。由此,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就要在社会实践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自觉改造主观世界,尤其是个人主义哲学世界观的改造。生活在一定社会物质文化基础上的现实的人,不可能存在思想认识的真空地带,更不会有纯粹的“价值中立”的抽象立场。拒斥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的指导,否认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科学性,片面追求“非意识形态化”的思想氛围,只是被西方意识形态绑架的不自知。有了科学哲学世界观的立场和方法,改造主观世界就有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方向。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这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巨大真理威力和强大生命力,表明马克思主义对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推动社会进步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16](P65 )自觉融入人民群众汇集的历史洪流中磨砺,在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中淬炼,人才会真正找到理想信念超越现实社会生活的意义。再次,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直接关切人民的幸福。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指导下的创新性理论成就,是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遇到新挑战的创造性回应,是对坚持人民主体与调动个人积极性、党性和人民性如何统一问题的坚定回答。如何看待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是社会历史观中的重大问题。在历史唯物主义群众史观形成以前,从没有得到彻底的认识和解决。也正是遵循这一观点,我们党提出了群众路线,并使其成为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我们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党始终代表着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党性和人民性始终血肉相连、血脉相通。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同样是历史发展的受益者;以人民为中心,是辩证唯物主义群众史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承和发展,是新时代党的宗旨目标的集中体现,是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的统一。“始终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惠及全体人民,进一步焕发人民群众理解、支持、参与改革和发展的积极性。”[17](P23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是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最基本的价值立场,是党对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创造性探索和运用。全体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坚定的试金石,就在于是否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始终坚持住、坚持好这一价值理念,就在理想理念上牢牢把握住了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的要义。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J].求是,2019 ,(22 ).

[2][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3]徐光春,主编.马克思主义大辞典[M].上海:崇文书局,2018.

[4][5][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7][8][9][1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列宁全集,第55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12][13]列宁选集,第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习近平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16]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17]习近平.干在实处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与实践[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