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文学作品中吝啬鬼形象分析

中外文学作品中吝啬鬼形象分析 [摘要]作为世界文学中的一种典型人物形象,不同时代、文化、国家背景下的吝啬鬼形象相继深入人心,可谓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一大奇迹。本论文通过对经典吝啬鬼形象…

中外文学作品中吝啬鬼形象分析

[摘要]作为世界文学中的一种典型人物形象,不同时代、文化、国家背景下的吝啬鬼形象相继深入人心,可谓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一大奇迹。本论文通过对经典吝啬鬼形象的梳理,分析其共性和个性,来挖掘吝啬鬼形象背后潜藏的文化历史内涵。

[关键词]吝啬鬼;葛朗台;夏洛克;严监生;李梅亭

1西方吝啬人物代表

(一)19世纪初法国新兴资产阶级暴发户——葛朗台

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以前,葛朗台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手工业者。而在资本主义制度确立之后,他通过货币投机、不择手段的精明算计和遗产继承,成为了当地最富有的商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暴富,一定程度的勤俭其实是合乎情理的,但他的“勤俭”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在其著作《欧也妮•葛朗台》描写他“计算起来精确得像一个天文学家”。这种程度的精明,已经成为了一种病态。他贪婪地聚敛钱财,而又极端吝惜钱财,其根源也是他作为新兴资产阶级暴发户所具有的劣根性。葛朗台的吝啬甚至于自己的亲人都无一例外。面对兄弟的死无动于衷,一心只想着侄儿的开销;在妻子死后诱骗女儿放弃遗产继承权,许下豪言壮语,可欧也妮“一直到年头年终,连一个铜板也没有见到”;临死前也要让女儿把金子放在面前,成天地看着,“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甚至脸上还“伴随着一种醉生梦死的神态”。他的人性,在对金钱的狂热追求中泯灭,也断绝了他和其他人之间除了“现金交易”以外的一切感情和联系纽带。

(二)17世纪文艺复兴时期间资本主义碰撞中的富商——夏洛克

在17世纪文艺复兴时期,莎翁的著作《威尼斯商人》中,结合了当时主要的社会矛盾以及新时期资本主义盛行的潮流,用戏剧的手法塑造了一名富商——夏洛克。他是一名精明至极的放贷者,但同时也因其社会地位而深受迫害。在剧中,他对待仆人朗斯洛特吝啬至极,他的仆人更是千方百计试图逃离他,而面对女儿带着自己的财产与他人私奔,满脑子想的却是对财产损失的愤恨和对女儿的憎恶。而到了书中的高潮——仇家安东尼奥破产,他更是对其毫不留情,舍弃数倍的赔偿不要,却咬定其用血肉偿还债金。面对鲍西亚“公正”的辩驳,他终究是自讨苦吃,被冠以蔑视法律的罪名。一切落幕,他也不过是一个失去女儿、失去财产、甚至失去信仰的可怜人。

2中国吝啬人物代表

(一)中国封建社会趋于衰落时期的地主——严监生

严监生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基于封建生产的封闭性和保守性,他热衷于积累财富,再加上继承所得,因而坐拥万贯家财。但资本主义萌芽的冲击、传统儒家思想的熏陶及家族和社会地位的低下使他灵魂扭曲、吝啬成性。严监生对亲人和自己都十分吝啬,其中对自己的吝啬尤为突出。病重之时,舍不得服用名贵药材调养、仍日复一日算账;甚至临死之前,还不忘让赵氏挑掉灯草节省灯油。他对自己极端吝啬,“巨富形似乞丐”,认为“财物本身更重要”,诸如此类的行为,无不体现了他过分爱惜钱财,当用不用的吝啬本性以及灵魂的扭曲和畸形。

(二)战局不利、时局动荡下产生的“伪君子”“伪知识分子”——李梅亭

李梅亭生活在国难时期,国家遭受外来军事和文化入侵,社会动荡不安,世风日下,西方拜金思想的传入也使传统道德制度受到冲击。在人人自危之时,他内心的丑恶本质暴露无遗。“人一旦堕落为吝啬鬼,其品性之恶劣低下,就决不会仅止于吝啬,而势必要导致其整个人性的沦丧和人格的彻底堕落。”因此他对人刻薄,甚至连已经拆开的药都不愿分给同行害病的孙小姐。他是战乱时代失去希望、自暴自弃的知识分子,但他也有内心温暖的一面,其中将三闾大学分配的大部分路费留在家里以补贴家用的行为,体现了他对家人的重视及关怀。

3人物形象异同分析

上文这四种吝啬鬼形象,分别出现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作家笔下,昭示着一种必然。同样是吝啬,其表现形式之所以不同,除了反映时代社会的特点外,还蕴含着作家对人类生命本体的深切忧思。作品是作者抒发情感的载体,是其自身成长环境的折射。文学作品形象的塑造,受作品的内外环境影响,自然会有所不同。作为西方吝啬人物的代表,葛朗台与夏洛克同样身为资产阶级,受到极端个人主义的影响,虽共处于资本主义社会,但葛朗台出生于19世纪初的法国社会制度更替之时,他的发家致富拥有坚实的土壤,他的行为一定程度上是基于残余的封建阶级大量囤积财物的劣根性;而夏洛克身处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当时锐利的社会矛盾以及尚未成型的资本主义是其不择手段、自私自利等表现的主因。因而他们吝啬表现下埋藏的,其实是作者对不同时代矛盾下道德堕落的谴责。而作为中国吝啬人物的代表,严监生和李梅亭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其特色是自虐式的吝啬,但同时,他们注重维护家庭关系,对亲人慷慨大方,展现出其富有人情味的一面。但严监生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他的吝啬是基于自身阶级和封建生产关系的局限及儒家节俭思想的深远影响;而李梅亭是近代中国的产物。作为近代中国遭受侵略时期的典型代表人物,他的吝啬是基于外来文化对中国体制的冲击及战乱时期人性的一种扭曲。更深层次来讲,严监生的卑微人格和李梅亭的扭曲心理也是造成他们吝啬表现不同的原因之一。

4结语

“当民族性格与周围环境发生影响的时候,他们不是影响于一张白纸,而是影响于已经印有标记的底子,因而印记也不相同,这就使得整个效果不同。”本篇文章所选取的人物形象之所以有其差异性,究其根源是他们拥有不同民族性格的底子,并且被各自的作者运用不同的表现手法加以刻画,产生了不同的效果。吝啬的主体大多都身处时代潮流中,其自身的思想脱离了社会主流思想,而时代的影响与碰撞更是造就了他们的一言一行,两相结合,便塑造了人们心中的“吝啬”形象。由此可见,吝啬在形式上是物质的,在本质上却是精神的。中西方吝啬鬼的诸多差异,其实反映的是中西方民族性格、周遭环境的差异。对此种人物形象的分析,可以向我们展示时代变革对个人思想、社会文化而言强大的影响力和效应力,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了中西方在不同时代环境下发展的点点滴滴。此次论文写作令我们深刻地认识到,正是中西方文化差异的内核——文化精神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环境下个人行为动机上的本质差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