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代课教师现存状况及存因剖析

试论代课教师现存状况及存因剖析 论文摘要 自2006教育部明确表示“全部清退”代课教师以来,清退工作在全国展开,作为代课教师大省的广东省,为此倾注了极大的努力和尝试。本文依据201…

试论代课教师现存状况及存因剖析

论文摘要 自2006教育部明确表示“全部清退”代课教师以来,清退工作在全国展开,作为代课教师大省的广东省,为此倾注了极大的努力和尝试。本文依据2010年于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的实地调查,对实施清退政策以后的农村代课教师的基本状况做一系统描述和分析,并研究代课教师仍然存在的原因,以便寻找有效的政策导向。

论文关键词 代课教师 清退 职业困境 政府利益

一、代课教师概况

代课教师这一角色是我国1985年停止招收民办教师时的产物。当时一些偏远落后地区由于公办教师缺编,加上分级管理的教育体制和地方财政困难,导致的基础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师资严重缺乏。因此,政府开始在这些地区的学校中大量聘用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即代课教师。
代课教师群体由此出现,数量大幅增加,在1997年达到100多万。随着形势变化,为保证基础教育质量,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规定代课教师应该逐年被清退出教师岗位,即“清退”政策。2006年,教育部发言人称要在短期内清退所有代课教师。但到2008年底,全国仍然还有44.8万代课教师,目前主要分布在偏远落后地区的中小学校,并在这些地区充当基础教育主力军。

二、调研概述

本项目组于2010年8月赴广东梅州五华县做实地调研,鉴于资料收集能力有限,本项目在查询相关资料及电话了解当地情况基础上,确定调研地点选在具有代表性的五华县。
本研究以学校为单位,采取整群抽样。首先在五华县16个乡镇随机抽取了华城镇(42所小学,136名代课教师)、横陂镇(24所小学,92名代课教师)、双华镇(19所小学,59名代课教师)、转水镇(17所小学,40名代课教师)4个镇,入选4个镇在地理位置上较为放散,在经济发展水平、地理条件、气候等方面异质性较强。之后项目组在华城镇42所小学,随机抽取10所小学,10所小学共59名代课教师;在横陂镇24所小学,随机抽取5所小学,5所小学共26名代课教师;在双华镇19所小学,随机抽取6所小学,6所小学共27名代课教师;在转水镇17所小学,随机抽取5所小学,5所小学共16名代课教师。最终通过整群抽样,在五华县16个乡镇,1848名代课教师中,确定调查代课教师129名,即129个样本。
本项目组于2010年8月在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进行了为期15天的实地调研,由于很多代课教师被清退后,外出打工或者是不在家,导致很多被访者暂时无法调查,只留下了联系方式。同时,由于代课教师问题在当地比较敏感,以致很多受访者拒绝接受调查,这样我们调查的对象数量就大打折扣。预计调查129名代课教师,结果在很多因素的限制下,无法进行纯粹的问卷调查。为了解决资料收集的限制因素,本项目组采取了问卷和深度访谈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调查。在59份问卷的基础上,着重做了16位代课教师(根据掌握的材料,选取的较有代表性的16名代课教师)的深度访谈。同时本项目组于当地政府处获取了五华县截止2010年全部代课教师(共1848名)的信息,从而对五华县代课教师的基本情况有了初步掌握。

三、代课教师的基本情况

根据调查资料,五华县代课教师总数为1848人,人均工资为507元(算入1500人,248人数据缺失)。代课教师平均代课9.293年;男性代课教师205名,占11.09%,女性代课教师1643名,占88.91%;1848名代课教师中,1141名代课教师没有缴纳五险,即没有基本社会保障,607名代课教师这一信息缺失,即在掌握的资料中,没有代课教师享受五险;在全部代课教师中,年龄集中在30-40岁,这一年龄档,占全部代课教师71.4%。
我们可以看出,代课教师基本情况如下:
1.收入低,待遇差缺乏基本社会保障。在我们的访谈中了解到,普通公办教师工资一般在1500元以上,这一数字是代课教师平均收入的三倍多。同时作为较为庞大的代课教师群体,基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项目,代课教师的仅有收入依赖于微薄的工资收入。因此收入低,待遇差是代课教师的基本现状之一。
2.女性代课教师据多。据调查资料显示,88.9%的代课教师为女性,代课教师群体基本可以等同女性代课教师。女性作为社会弱势群体,在代课教师这一特殊岗位,其弱势地位被强化。
3.代课教师年龄集中于中老年,据调查资料现实,36岁以上代课教师占代课教师总数76.4%。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到,代课教师是一个准弱势群体。在收入低、待遇差的基础上,女性本来的弱势地位及中老年人的弱势更建构了这一群体的弱势。

四、代课教师群体的新变化

当然,代课教师群体在保留传统代课教师基本现状基础上,其内部也发生着新变化。在我们的实地访谈和资料查询中就发现,代课教师这一群体在近几年又产生了很多新的特点。
在接受访谈的代课教师中,通过观察,绝大部分家庭经济条件在当地处于中等层次,这和以往所描述的代课教师家庭收入低下等有所不同。一般代课教师家配偶具有一定的经济收入,能够维持家庭生活处于一定水准,有些代课教师家庭甚至在村里属于富裕家庭。对于部分代课教师家庭的富裕化这一现象,是值得探究的。
代课教师年龄发生新变化。根据代课教师资料显示,代课教师年龄集中在30-40岁之间,不同于以往研究中所描述的代课教师40岁以上的较多。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代课教师年龄在25岁以下的已经占据一定比例。代课教师清退政策从2006年即开始提出,截止调查日,清退政策已经有4年。这一变化说明,在清退政策提出后,仍有大批人进入代课教师群体。
代课教师群体内部分化。根据传统代课教师界定,代课教师集中在偏远落后地区,但是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一类高级代课教师。此类代课教师以高收入著称,主要集中在一些发达地区。在发达地区,高收入代课教师的出现也是耐人寻味的。

五、代课教师存在的原因分析

在了解代课教师基本情况,发现代课教师群体新变化基础上,就需要对代课教师当前存在的原因进行探究。以往的关于代课教师的研究和解释,基本上是从客观需要的角度分析的:边远贫穷地区难以招募到正式教师,地方经费有限,难以保证安置足够的教师,少数民族地区语言不通,代课教师这一职业相比农民收入稳定且稍具优势等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国家政策的变动,代课教师群体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就需要重新对代课教师的存在原因做新的、进一步的探索。只有在弄清新世纪代课教师存在的原因,才能妥善解决代课教师问题。
随着经济的发展,全国各地尤其农村交通状况已经有很大改善,尤其是随着“村村通”的实现,目前所谓的边远地区已经大大减少。而国家财政收入的提高,对教育的投资也有明显的增加,与此同时学生数量锐减,在农村学校安置足够的公办教师难度并不算大。同时随着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代课教师收入在农村已经严重偏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整个社会经济水平大幅提升,农民收入增加明显,尤其国家农业补贴政策,以及农民工外出务工,农民收入大幅提高。而代课教师总体收入并没有出现太多变动,以五华县为例,当前代课教师人均收入仅有500多元,这一收入在农村已经属于较低收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何代课教师依然数量庞大且居高不下?
笔者通过访谈以及观察分析,对这些情况有着以下认识:
(一)社会地位优势
中国历来是一个崇尚文化的国家,从事教育工作尤其是担任教师具有较高的声望。因此代课教师的“待遇低下”并没有阻碍人们选择代课教师为职。这也正契合了韦伯关于社会等级划分的标准,即代表政治地位的权力、代表经济地位的财富和代表社会地位的声望——正是由于代课教师声望上的优势,弥补了收入和权力上的弱势。目前不少代课教师家庭较为富裕,在没有太多经济压力情况下,一些人选择这一职业,也是为谋求一种高声望。
(二)对教育事业的偏好
教书育人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们视为一项伟大和光荣的事业,成为一名教师是很多人的理想。在代课教师队伍中,不乏有人出于理想信念和社会责任感而坚持做代课教师,尤其在一些偏远地区,由于教育投资不足、公办教师不愿前往任教等,导致大批学龄儿童教育问题凸显。于是一些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就甘愿牺牲,选择低待遇的代课教师,从事教书育人工作。
(三)职业困境
通过资料可以看出,代课教师年龄绝大部分集中在30-40岁,尤以女性居多,这一部分人由于较早选择代课教师职业,当达到一定年龄后,转业存在一定困难,而代课教师这一职业虽然待遇低,但也拥有着不少优势,如社会地位较高、相对稳定、地域上方便等,因此许多人在难以找到其它出路后,便选择继续担任代课教师。另外,一些人在“代转公”、“转岗安置”等政策出台后,更倾向于留在代课教师岗位,以期将来转正或转岗。
(四)政策的负效应
为了解决代课教师问题,当前采取的最主要的措施是通过统一考试,实现代转公,这一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大大减少了代课教师的数量。但是与此同时,这也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在我们的调查中了解到很多年轻毕业生,在通过正当途径无法成为公办教师,就想尽办法成为代课教师,然后通过代转公考试进入正式教师系统。相比之下,代课教师转公办教师考试难度小,操作难度小,而刚刚毕业的学生在考试中占据优势,更容易通过考试。因此,代转公考试一定程度上产生了促进代课教师数量增加的负面作用。
正因为如此,原代课教师一方面在减少,另一方面又有许多新人进入代课教师群体。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调查资料中年轻代课教师群体占据了相当的比例。
(五)地方政府利益
一方面,代课教师相对于公办教师,教育部门不需要太多的工资福利投入,临时合同关系也使地方政府不用背上包袱,这就减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尤其是对于财政紧张,教育投入有限的落后地区更是如此。虽然教育部明确表示清退代课教师,但是地方政府能从聘请代课教师这一方式中减少财政支出或获取利益,因此清退政策在基层的实施力度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当前实施的清退政策,需要地方政府较大的资金投入,而代课教师较多的地区本来就多为边远贫困地区,这就造成政策的严重不平衡,缺乏地区间的统筹,从而使那些代课教师较多的地区,短时间内难以有效解决解决代课教师问题。

六、总结

代课教师这一身份从1985年以后出现的,至今已历经27年。代课教师问题的存在,是制约农村教育质量提高的重要因素,也是违背教育公平的事实,而作为一批为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为边远贫穷地区基础教育做出巨大牺牲的代课教师群体,也理应得到公正合理的安置。努力解决代课教师问题,是当前政府的职责。
如今代课教师这一群体,在数量和结构上都不断变化,代课教师存在的基本因素也随时代变迁而变化。要妥善解决代课教师问题,就必须对代课教师群体有比较清楚地理解和认识,以务实的态度,正确的价值导向,采取合理合情的政策,逐步推进代课教师清退工作,才能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